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

《花札》(日本传统游戏)之《来来》

2人玩6次。

《花札》是旅行时买的,在 Daiso 100 yen 店买的。放了很久,一直没有拿出来玩。其中一项难处是看不懂日文的规则书。上网找时,几个网站的规则书都有不同的地方,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正统的规则,还是本来就有很多不同的玩法。大体上的机制我应该是没有玩错的,只是不敢肯定有没有一些小规则弄错了,让游戏失衡。

游戏大纲

《花札》是一套牌,是指游戏配件,而不是指游戏机制。《花札》可以用来玩各种游戏,而我所试玩的是《来来》(Koi Koi),应该是最普遍的玩法。《来来》是二人游戏,可以玩六个回合或十二个回合。每回合其中一方会得分,最后回合结束时,算总分定胜负。首先来介绍一下《花札》里的各种牌。

牌分成十二个月份,每一个月份有四张,共48张。月份的概念相等于扑克牌里花的概念。《花札》里有十二种花。每一个月份有一种植物代表,同月份的牌会有同样的植物出现,如菊花、牡丹、柳树。除了以花(也就是月份)区分,牌还有分四类:粕、短签、种、光。粕是最普遍的贱牌,光则是最稀有的牌。大部分的月份会有两张粕牌,另外两张通常是短签、种、光其中两种。

这照片里的牌是按照月份排列,每四张牌可看见有共同的植物,而一些牌除了植物还有动物、字条(短签)等等。

这是牡丹,是六月份的牌。第一张有蓝色短签,是短签牌。第三张有蝴蝶,是种牌。第二第四张是普通的粕牌。

回合开始时,两个玩家各派八张牌,桌面也要翻开八张。这就用掉了一半的牌,牌库刚刚好剩下一半,也就是二十四张。玩家轮次里要做两件事。第一是从手上打一张牌。如果打的牌和桌面上的其中一张是相同月份的(也就是同花),这两张牌要移到自己的点数牌堆里。如果打的牌配不到桌面的任何一张,它自己就要留在桌面。第二个行动是从牌库翻开一张牌。这一张牌的处理和自己打的牌一样。如果找到配对,就可以一起移到自己的点数牌堆,如果找不到,就留在桌面。玩家是不会补牌的,一开始摸到的八张牌就是所有的手牌,如果双方的手牌下完了还没人取胜,回合就会结束,庄家得分。

《来来》里的得分是依照各式的牌组合。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分数值。现行玩家完成了轮次里的两个行动后,可以检视自己的点数牌堆。如果里面凑到了任何的组合,可以宣布得分,让回合结束。不过就算凑到了组合,玩家可以选择不得分,继续玩,希望可以凑到更高分的组合。这就是所谓的《来来》(Koi Koi)。玩家喊 Koi Koi 的时候就表示他要博大一点。喊 Koi Koi 是有风险的。万一之后被对方得分,他会得双倍的分数。

得分组合叫役。役有很多种。最基本的十张粕牌是1分。最难凑的五光(五张光牌)值10分(也有一些玩法是15分)。五张种牌、五张短签牌、三张蓝色短签牌、三张有写字的短签牌、都是可以得分的。游戏的每一个回合属于一个月份。当月份的一组四张牌,也是得分组合,值4分。每一个回合开始时要注意当回合是哪一个月份。

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役叫猪鹿蝶,就是要有山猪、麋鹿和蝴蝶三张牌的组合。这照片里我的点数牌堆里已经有猪和鹿,我手上有蝶。猪鹿蝶组合我是十拿九稳了,只等待时机下蝶得分。蝶是牡丹月份的牌,我手上有另一张牡丹牌。如果桌面没有牡丹牌,我可以选择自己打这一张短签牡丹牌,然后下一轮打蝴蝶牡丹牌,这样就凑齐猪鹿蝶了。不过我不知道对手手上会不会有牡丹牌,我一打第一张牡丹牌,可能就会被他抢走。而且就算他没有,也不担保会不会那么巧他从牌库翻开的牌正是牡丹牌,结果也是被他拿掉。还有一个可能性是我打短签牡丹牌,偏偏又是自己翻开另一张牡丹牌,结果这两张牌我不得不拿,手上的蝴蝶牡丹牌变得要再等,等一个也许不会出现的最后一张牡丹牌。这些是玩《来来》会思考的一些问题。

有一种特别情况是自己打的牌配到了桌面的一张牌,但是后来摸的牌也是同一个花的牌。这样的情况,三张牌都得留在桌面,等下一个打或开到这一种花的人才全部拿走。我有用这规则,不过我找到的各规则书不是每一个都有这一项规则。

游戏玩六或十二回合,每一回合只有其中一方得分。这样的机制会影响每一回合的策略。已经遥遥领先的玩家如果到了最后几个回合,就会选择安安稳稳的吃一些低分的役,不必冒险。落后很远的玩家反而需要博大一点,希望能追上来。

亲身体验

我和长女煦芸一起学玩。《花札》牌很多元化,一时之间还真不容易记哪一些是光、哪一些是种。本来我以为有月亮太阳就是光,但其实只有两张光牌有月亮太阳。我以为有动物就是种牌,但有一张有鹤的不是种牌,是光牌;有一张有小桥没有动物的却是种牌。煦芸背这些背得比我快,年轻果然不同,吸收力比较好。我们玩的时候需要有规则书摊在旁边,方便随时查看。

前面两局我们玩错了一项影响很大的规则。我们以为任何月份的四张牌都是得分组合。这样的玩法很容易靠四张同花的牌得分,而且令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到花上面,游戏太重运气。我是后来去试一个电子版的程式才发现玩错了。纠正过后,游戏变得有趣多了。要做超过1分的役不容易。收集高值和低值牌也有一定的平衡。抢高值牌自然是为了做高值的役,但是如果情况不对,没人做得到高分役的话,就会变成双方在抢粕牌,希望尽快凑齐十张,得1分总好过让对方得分。速度和高分数需要衡量。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难度,也是要衡量的地方。

每一个回合都不会有和局。如果双方的牌都用完,就会是庄家赢。所以闲家有一定的压力不能拖到牌打完。

玩《来来》必须观察对手,猜测他在打算做什么役。从他打出去的牌、他收集的牌,都会有蛛丝马迹。有时候需要做防卫性行动,先破坏掉对方想做的组合。

一个回合在发牌后已经形成一定的局势。台面上有什么牌、自己手上有什么牌,已经是定局。玩家是不会补牌的。当然,从牌库里开牌的时候,还是会改变局势,但有时候看看起始手牌和桌面上的牌,已经可以知道做哪一些役的成功率比较高。这一切只能以几率来谈。牌库最底的八张牌是永远不会碰到的。也许你需要的牌就在那里,那你想做的役是不可能做到的。这是赌博游戏的性质,很少有绝对的情况,总是会有一线希望给你。

我捉了煦芸陪我玩。她玩了后自己也感兴趣,会主动邀我玩。

前面一行是桌面的牌,这时候算是多的,有六个不同月份的牌。右上角是对手点数牌堆的牌。这时候我们玩错规则,以为任何月份收齐四张都可以得分,所以点数牌堆的牌都按照月份排。

做到了猪鹿蝶!

这是煦芸做到的三张蓝色短签。

感觉/想法

游戏玩熟了,是玩得很快的,像吃瓜子一样,会一颗接一颗的吃,好像停不下来。我只嫌洗牌有点辛苦,因为牌很小张。我喜欢那种做大牌的感觉。高分的役有不少,但都不容易做到。那贪心得来最后又竟然做得到的感觉是很痛快的。我也喜欢猜测对手心里的元素。我觉得这是有很高的玩家互动的游戏。

我玩《来来》的心态是把它当成一种文化体验多过把它当成尝试新桌游。《来来》是有赌博心理的游戏。它是运气和技术参半的。手牌好的时候,谁也挡不了。而且也有天胡的牌型。玩家能做的是用技术去提高自己赢的几率。游戏还是有技术层次的。玩家能够互相捉摸心理,游戏有一定的心理战。

对我个人来说,玩《来来》最大的乐趣和最特别的地方是文化体验。华人有麻将,日本人有《花札》。要从桌游的角度比较的话,我想它比我常玩的游戏运气成分高,因为它是传统赌博游戏。它的赌性,是我平时玩的游戏少有的。《来来》是节奏快、需要常常衡量风险、时机、几率的游戏。我觉得要玩十二个回合才感觉有完整性。虽然一回合就几分钟,一玩十二个回合就要半小时到45分钟了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